天意文學網 > 我姑奶奶她修仙回來了 > 022 我記住你了

022 我記住你了


  很輕,也不能說很輕,但比以前感受到的重量輕了不少。

  男人犀利的目光投了過來,“用盡全力,投出去。”

  王舒月怎么聽怎么覺得這是故意的警告,心中越發覺得不安。

  他卻沒了耐心,催促道:“快點,不要因為你耽誤大家的時間!”

  王舒月委委屈屈的看了看自家輔導員。

  輔導員文秀溫柔的回了她一個鼓勵的微笑。

  而后,王舒月一標槍投了出去,“咻”的一聲,直接從操場的東面扔到西面,足足一百米!

  “嘶~”

  現場傳來一片倒吸冷氣的聲音,站在西面跑道上的秦警官,看著插在身前的標槍,滿目驚恐。

  差一點點,就差一點點,他人都要沒了!

  所有人震驚的看著王舒月,發現她也是一臉的驚訝,好像并不知道自己能把標槍扔出去這么遠。

  “秦警官你沒事吧!”

  反應過來的第一時間,王舒月立馬朝秦警官那邊沖了過去,慌得一匹。

  她以為她最多就扔個五十米就頂天了,沒想到經過這半月的晨練,她的力氣又大了這么多。

  這下,那個冷面的刑警肯定不會放她走了。

  想到這,王舒月簡直欲哭無淚,加上擔心自己可能誤傷了警察,差點沒哭著喊姑奶奶救命。

  幸好,秦警官除了受到一點驚嚇之外,并沒有被標槍傷到。

  “沒事沒事,王同學你不用這么緊張,不過你要是再扔得遠一點點,那我就真的麻煩了。”

  秦警官無奈又好笑的調侃道。

  王舒月卻并沒有因此而松口氣,因為,那個冷面刑警已經朝她走來。

  他開口道:“我建議你最近最好都不要離開學校。”

  “把電話號碼給我,方便聯系。”他又補充道。

  王舒月很想硬氣一把,說憑什么。

  可看到冷面刑警身后那一堆虎視眈眈的便衣警察,她慫了,乖乖把號碼交了出去。

  “好了,你回宿舍去吧,保持通話暢通,有事我們會聯系你。”

  冷面刑警擺了擺手,大方放行,說完轉身就要離開。

  王舒月怒從心頭起,大聲問道:“你叫什么名字,警號是多少?!”

  男人腳步一頓,轉過身來,眸色冷如寒霜,王舒月絲毫不懼,這眼神,威懾力比起她家姑奶奶的冷眼可差多了。

  “呵~”他蔑笑一聲,從上衣口袋夾出一張名牌,遞到她眼前一晃,便收了回去。

  照常人的記憶力,這么短時間根本不可能記得住名牌上的信息,但王舒月記住了。

  顧子明,她記住他了!

  王舒月哼了一聲,快步越過他,同輔導員說了一聲,飛也似的跑了!

  顧子明看著她跑遠,垂眸扯了扯嘴角,“呵!”

  “顧隊,這個王舒月......”要不要限制起來?

  助手話未問出,顧子明便抬起手,擺了擺,

  “讓學校領導看好她,不要讓她離開學校就行。”

  “還有,這件事跟管理局那邊吱會一聲,咱們管不了了。”

  說完,便領著大部隊離開。

  校領導見狀,給文秀使了個眼色,文秀會意,立馬往女生寢室那邊追了過去,她要叮囑好王舒月同學,讓她別亂說話。

  “能保研嗎?”在寢室樓下被追到的王舒月很認真的問。

  文秀一愣,繼而無語的掃了王舒月一眼,

  “你想得美,最多這個學期給你通過獎學金。”

  “......好吧。”

  王舒月面上一臉失落,但內心的小人已經樂開了花。

  能得獎學金也是很不錯的!

  “督導員,那還有事嗎?沒事我就走啦?”王舒月捂著肚子問。

  就為今天這事浪費了她一上午的時間,飯都沒來得及吃,肚子已經咕咕叫。

  文秀張了張口,欲言又止,最后還是沒能忍住,兩眼放光的問王舒月:

  “那個,省級夏季運動會馬上開始了,你要不要報名試試看?拿到省級前三的話,有希望保研哦。”

  保研?

  這可太令人心動了!

  但是,她要是敢去搞這些與修煉無關的活動,姑奶奶就敢剁了她!

  王舒月堅定搖頭:“不了!我要好好學習(修煉)!”

  文秀頗為遺憾,“那好吧,那你吃飯去吧,記得,別出學校。”

  王舒月“嗯嗯”點頭,果斷溜了。

  回到寢室,只有白薇一個人在看書,似乎并不知道學校又發生了一起命案,見王舒月回來,擔憂問道:

  “王舒月,你早上怎么不去上課?”

  王舒月一邊到陽臺洗臉一邊敷衍,“就一節沒有學分的文化課,懶得去了。”

  白薇點點頭,“哦,好吧,那你一上午去哪兒了?我給你發消息你也不回我。”

  王舒月掏出手機看了一下,果然很多未看消息,也懶得回了,放下手機回道:

  “輔導員找我聊了一下,我沒注意到消息。”

  說著,走進屋里找到干凈的衣服迅速換上,趕在白薇再次發問之前道:“我去吃飯了。”

  火速離開了寢室。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我姑奶奶她修仙回來了》的書友還喜歡

华体会体育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