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學網 > 獵龍夢境 > 第兩百三十八章 提示

第兩百三十八章 提示


  伊諾德騎士早就告訴過麥克蘭德爾,杜布羅夫尼克王宮中的危險并未徹底清除,他們心中都非常明白,他們的對手并不遙遠,就在身邊。

  早在帕托大人在世之時,杜布羅夫尼克王宮中就已經不平靜了,喬克里斯曾數次調查事情原本的真相,給了伊諾德騎士眾多關鍵的提示。

  ......

  “伊諾德騎士,現在感覺怎么樣?”

  “很特別,喬克里斯大人,感覺走在杜布羅夫尼克的王宮中像是突然間一切都變得熟悉了起來。”

  “是嗎?那說明你很適合呆在這里。”喬克里斯說道。

  “希望如此,聽您差遣,喬克里斯大人。”伊諾德尊敬地說道。

  “現在我要去調查一件事情,伊諾德騎士跟著我就好,首相侍衛的任務其實很簡單,只是在我需要的時候就出現在我身邊。”

  “好的,大人。”

  喬克里斯在王宮中左轉右轉,來到了國王學者約哈尼工作的房間,“約哈尼學者在嗎?”喬克里斯敲了敲約哈尼的房門。

  白色長胡子的老人打開了房門,那人正是國王學者約哈尼,身為國王學者基本算是整個王宮中學識最淵博的人,平日里也是為王國提供一些必要的知識,以及撰寫書籍的工作。

  “哦?是喬克里斯大人,還有伊諾德騎士。”國王學者約哈尼看到伊諾德出現在了喬克里斯的身邊似乎感到有些意外。

  “伊諾德騎士現在暫時是我的侍衛。”喬克里斯拍了拍約哈尼的肩膀,“怎么樣,現在有時間聊聊那件事了吧。”

  “請進吧,大人。”國王學者約哈尼點了點頭,將兩人帶了進來,關上了房門。

  這個房間堆滿了各種不知名的書籍,書桌上在有著一些書卷擺放著,一支羽毛筆插在了圓形的筆筒中。

  “大人,我非常樂意告訴您前首相帕托過世的情形,請坐,您要不要吃些點心?來幾個果子如何?我這兒還有些上好的水果,作為國王學者雖然工作時暫時不能喝酒,倒是可以幫您弄杯冰奶,加過蜜水的,大熱天里喝這個正合適。”

  這個天氣的確有一點點熱,喬克里斯的絲質外衣貼緊前胸,空氣壓抑而潮濕,或許最舒服的地方是亞得里亞海的海邊,只有那里才有令人安逸的微風拂過。

  “那就謝謝您了。”喬克里斯說著坐了下來,伊諾德守候在他的身邊。

  國王學者約哈尼用大拇指和食指揀起書桌上的一個精巧的小鈴鐺,輕輕搖了兩下,一名美麗的女侍從急忙趕了進來。

  “請你幫首相大人,伊諾德騎士還有我各弄一杯冰奶,多加點蜜水!”

  女侍從去取冰奶之后,國王學者說道,“喬克里斯大人,帕托首相的死,對我們王宮來說是一個沉重的打擊,我們邊喝冰奶邊聊這個,這個天氣實在是有點悶,平民們都說很快就要進入這一年最熱的時候了,當然啦,這只是平民們的說法,可有時候還真讓人產生這種錯覺,您說是不?每到這種天氣,我就羨慕那些住在亞得里亞海海島的那些人。”

  國王學者約哈尼脖子上掛的那串珍珠配飾,隨著他挪動身體而發出輕響。“就說說威夷海島,據說那個海島上的人們安逸而享受,我們什么時候也能夠有空坐船去那里享樂一番,啊,我們的冰奶來了。”

  女侍從在他們中間放上一個托盤,國王學者約哈尼朝她微微一笑,他拿起一杯嘗了兩口,點點頭。“謝謝你,你下去罷。”

  女侍從離開后,國王學者約哈尼用他那雙蒼白眼睛打量喬克里斯,“我們剛剛說到哪兒了?噢,海島,還是先不說這個,我們來聊聊前首相帕托......”

  “是的。”喬克里斯很有禮貌地啜著冰奶,伊諾德騎士守候在喬克里斯身邊也站著品嘗著冰奶的香甜,冰涼涼的很爽口,只是對他們來說還是有點太甜了。

  “說實話,前首相帕托大人之前就常常心神不寧。”國王學者約哈尼說道,“我和他共事這么多年,有什么征兆是看不出來?我認為這是來源于他長久以來默默承受的重大責任,他太想幫助勞斯希恩國王建立一個強大的王國了,他的肩膀都被所有的國家大事和一些糟心的事給壓垮了,更何況帕托大人本來就身體不是很好,如果說有一天就這么一聲不響地離開了我們,我不會感到太意外,請允許我說句不好聽的話,喬克里斯大人,我覺得或許讓帕托大人一個人活著承受整個國家巨大的壓力,不如從此就輕松一點,對他來說也不能說不是一種解脫。”

  “但他到底是意外食物中毒,還是被人殺害了?”喬克里斯問道。

  他剛成為王國的首相不久,進入杜布羅夫尼克王宮中也只是短短一段時間,太多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去調查清楚,但是越是深入調查,越是覺得杜布羅夫尼克王宮已經變得和他以前認知的王國不太一樣了,甚至他還隱隱約約感覺到了某種無形的阻力,即使勞斯希恩國王是他的摯友,已經賦予了他莫大的權利。

  國王學者約哈尼攤開手,做出無可奈何的悲傷姿勢,“大人應該也聽說了,連國王都沒有調查出這件事情的結果,我們這些人又怎么能夠判定呢?有天帕托大人來找我要一本書,身子骨和平時一樣,硬朗得沒話說,但我看得出他心頭在掛慮什么,隔天早晨,他便渾身疼痛,連床也起不來了,我以為他只是受了一點風寒,那些日子冷熱交替,帕托大人本就身體不好,還常在啤酒里加冰奶,很有可能影響他。”

  “醫者讓帕托大人喝了幾種溫熱的藥酒,本意是想驅除體內的病患,但隨后帕托大人就這樣死去了。”

  “是藥酒有什么問題嗎?那個醫者呢?”

  “藥酒沒有任何問題,我都經常喝過,醫者原本也是王宮的老人,也不會有什么問題,我們覺得可能是啤酒,冰奶,藥酒或者是帕托大人自己又喝了點什么東西混在了肚子里,導致他死亡了,你知道的,帕托大人的身子本來就不好,很可能只是輕微的食物中毒都扛不過去。”

  “那帕托大人病危時跟您說過些什么?”

  國王學者約哈尼,皺起眉頭,“在他最后痛苦彌留的階段,帕托大人多次高呼勞斯希恩國王的名字,國王陛下勞斯希恩倒是來過很多次,在他的床邊坐了好長時間,跟帕托大人談起往日的美好時光,希望能提振他的精神,他對帕托大人的尊敬非常明顯。”

  “就沒有別的嗎?難道沒有一點遺言?”

  “沒有了,一切事發的太意外了,之后,他的侍從們早上叫不醒他,我們就得知,那天晚上就睡夢中,他就已經去世了,臉上再也沒有痛苦,還掛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微笑,正如我之前所說的,這又何嘗不是一種解脫,帕托大人太累了,他不會再受苦了。”

  喬克里斯又喝了口冰奶,努力忍受膩人的甜味,“那,依您之見,帕托大人的死真的就沒有一點蹊蹺?”

  “一點蹊蹺?”國王學者約哈尼的聲音輕得像是悄悄話,“不,我認為沒有,喬克里斯大人,死亡固然令人悲傷,但從另一方面講,卻也是最自然不過的事,帕托大人如今已卸下所有重擔,長眠于地底了。”

  “啤酒,冰奶,藥酒混在一起會不會是一種毒藥?”喬克里斯說,“您以前見過這樣的配方嗎?或者試驗在其他東西身上?”

  “我擔任國王學者已經三十多年了。”國王學者約哈尼回答道,“服侍過我們的國王勞斯希恩,還有在他之前殘暴的前任國王,首相大人,我見過的毒藥不勝枚舉,讓我告訴您罷:每種毒藥雖不一樣,卻都有共通之處,帕托大人的死并不比其他人來得更加離奇,如果說這幾種東西混合在一起就導致了帕托大人的死亡的話,那么這種配方我顯然也會知道,除非他自己或者有人還摻了一些別的東西作為一個引子。”

  “他的夫人可不這么認為,如果這么說的話,我們相當于就是懷疑他的夫人了。”喬克里斯說道。

  國王學者約哈尼點點頭,“他的夫人倒是平時顯得和他很恩愛,帕托大人死之后,她便疑神疑鬼,處處以為有人要與她為敵,想必是帕托大人的死讓她心都碎了,從此沒有了依靠,她是沒有動機去做這樣一件事情的。”

  “所以最后只能確信帕克死于意外的食物中毒?”

  “是的。”國王學者約哈尼沉重地回答,“若非不是自然的意外,我的好大人,還會是什么呢?”

  “有人制造的意外。”喬克里斯靜靜地提示。

  國王學者的惺忪睡眼猛地睜大,面容顯得更加蒼老,他不安地在座位上挪動身子。

  “這想法真叫人不寒而栗,我們并非身在動亂的國度,只有在那里,這種事才是叫做家常便飯,雖說天神時常都會提醒我們,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顆謀殺的種子,只是缺少一個機會萌芽,即便如此,制造意外讓一個為王國憂心的垂暮老人中毒還是太令人不齒了。”

  他沉默了一會兒,眼神若有所思,“大人,您所提出的這種可能性,我還是認為不存在,人人都愛戴帕托大人,怎么會有禽獸膽敢制造意外毒害如此身份尊貴的老人呢?”

  “我倒是聽說杜布羅夫尼克王宮并不安寧。”喬克里斯說道。

  國王學者約哈尼沉吟著摸著自己的胡須,“是有這種說法,當初您和勞斯希恩國王攻入了王宮,斬殺了殘暴的前任國王,那時候幾個家族的領主仍然有著自己的小心思,但隨后帕托首相便建議勞斯希恩國王迎娶了蘭德爾家族的伊妮蘭德爾,勞斯希恩國王的政權才得以徹底穩固,您當時也離開了杜布羅布尼克王宮,當起了克里斯領主,大人,你難道現在還不信任蘭德爾家族?”

  這話喬克里斯不用他提醒,大家都知道蘭德爾家族是一個充滿了權利和欲望的家族,如果不是伊妮蘭德爾成為了王后,蘭德爾領主怎么會甘心勞斯希恩就這樣成為了國王,不想當國王的騎士不是好領主。

  當然,除了首相喬克里斯之外,他最討厭當國王了,當時在杜布羅夫尼克的王宮中還流傳著這樣一件軼事。

  勞斯希恩坐在王座上對喬克里斯說道,喬你上來,我覺得你比我更適合當杜布羅夫尼克的國王!喬克里斯卻說道,閉嘴,這個王國離不開你,是你領導了騎士們反抗,而我只是順便跟從了你罷了,國王這個破位置就是讓你來受罪的,不是我!好好享受吧,勞斯!

  “今天就先這樣吧,約哈尼大人。”喬克里斯說道,他也沒有正面回答關于是否信任蘭德爾家族的問題,但是現在蘭德爾家族確實擁有著巨大的權利。

  “好的。”

  “我會記住的,約哈尼大人,謝謝您的協助,只怕我已經占用您太多時間了。”喬克里斯站起身。

  王國學者約哈尼緩緩推開椅子,送喬克里斯和伊諾德騎士到了門邊,“希望我這一點綿薄之力能讓您安心,或者對您有幫助,如果還有別的地方能夠幫得上忙,您盡管開口,我隨時都在恭候著您。”

  “的確還有一件事。”喬克里斯對他說到,“我對您提到的那本書很好奇,不知可否拿來一閱?”

  “恐怕您會覺得很無趣,”國王學者約哈尼說道,“那是我的前任國王學者所寫的一本歷代家族族譜,里面講的全是各家族的歷代譜系。”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獵龍夢境》的書友還喜歡

华体会体育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