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學網 > 密室逃不脫 > 第一百一十章 人體試驗說

第一百一十章 人體試驗說


  不到十分鐘,天大亮,陽光有些霧蒙蒙,但足以照亮養老院。

  所有的玩家們都放松下來,他們加緊搜查整個養老院,包括刀疤小組。

  硬幣是個好東西,但要有命才能用。這么難得的安全時間當然得用來尋找線索。

  至于那種放縱的表演,等密室的解謎完成,或是確定絕對安全的情況下再做不遲。

  所以阿面和阿目只是對泳裝二人口花花,最多手也花花兩下,沒有更近一步的舉動。

  泳裝兩女敢怒不敢言,刀疤三人比她們強,人數還比她們多。

  她們勉強露出笑,討好阿面和阿目。

  養老院不大,夏翊和若紫免不了和他們相遇,以上都是夏翊猜測的部分。

  找了四個房間,夏翊沒有繼續往下翻,他帶著若紫來到大廳旁。

  阿鼻也立在那里,他看向若紫的眼神中帶著貪婪和忌憚。

  若紫朝他揚了揚拳頭,他后退兩步,扯出笑容。

  “打不開?”夏翊問他。

  晚上的時候他就注意到了這間屋子,因為這門上沒有門把手。

  “我已經想盡了辦法,就是進不去。”阿鼻聳聳肩。

  夏翊就知道不好進,等著刀疤小隊想辦法開門,但他沒有想到,阿鼻到現在還沒能打開。

  他觀察這扇門。

  別的房間的門都是簡陋的木門,僅有兩個房間不同,一間就是這個,還有一間是大廳那里的一扇,不是大門,是靠著大廳東邊墻壁的。

  大部分房間的門如同公立中小學教室的門,看起來就很薄弱,只要使大力,絕對可以撞開。

  而這兩個房間的門如同小區里各家各戶的大門,這門就結實了許多,沒有大錘或是開鎖工具,絕撞不開。

  養老院里十分空蕩,夏翊沒找到鐵絲,不然可以用上從任伴珠那學來的開鎖技巧。

  只有靠鑰匙了,鑰匙會在哪兒?

  夏翊走到大廳,讓若紫試了試東邊墻壁上的門,門也打不開。這邊的房間在走廊方位有一扇窗戶,從窗戶往里面看,里面是擺放整齊,但十分破舊的六個辦公桌椅。靠近窗子的角落有個衣帽架,上面掛著一件白大褂。

  這是辦公室。

  窗戶裝著防盜欄桿,人鉆不進去,但可以插入別的東西進去。

  夏翊帶著若紫來到洗衣房,阿面正出去。他們折了一根晾衣桿,砸破辦公室的玻璃,將晾衣桿伸進去。

  “沒用的,夠不到門把手。”阿鼻站在他們身邊,他怎么可能想不到用桿子戳,只是門距離窗子有點遠。

  夏翊扭頭看他一眼,讓若紫挑出了衣帽架上的白大褂。

  他手往白大褂的口袋里一伸,抽出來時,手上多了一串鑰匙。

  “草!”阿鼻氣憤的罵,他怎么就沒想到弄出白大褂先看看?

  鑰匙有十把,夏翊先來到辦公室門前,一把把嘗試。

  “嘖。”他嘆氣一聲,沒有鑰匙能打開辦公室的門。

  換了之前那扇門,試到第五把鑰匙,門開了。

  推門而入,里面放著五張床,還有一個藥瓶柜,一個辦公桌,一排座椅,若干用來吊水的架子。

  這是一個小小的醫務室。

  “找找看。”夏翊對若紫說。

  阿鼻也不客氣,跟在后面翻找。

  夏翊在辦公桌后面找到了一瓶開了封的藥,若紫和阿鼻毫無收獲。

  “艾司唑侖?”看著藥瓶上的名字,阿鼻摸不著頭腦。

  夏翊把玩了一會兒藥瓶,將鑰匙串和藥丟給了阿鼻。

  “走吧,紫。”

  阿鼻沒有跟著他們,他不放心夏翊和若紫找過的地方,要自己翻查一遍。

  若紫扭頭看了看他,追上夏翊:“我們不用再找找?”

  “不用了,阿鼻沒有瞞著。”夏翊回答。

  若紫聞言有些羞愧,夏翊能夠相信阿鼻,她卻懷疑來懷疑去。她不知道阿鼻留下來是和她一樣的想法。

  在她反省的時候,夏翊補充說:“我一直觀察著他,處在活動狀態的人類絕藏不了內心的想法,他沒有表現出異樣,也就是說沒有搜到東西。”

  所以這和信任一點兒關系都沒有!

  若紫有些氣,她可是十分認真的在反省!

  瞥了眼少女不開心的臉,夏翊開心起來,他是故意的。

  “那個愛死坐輪是什么東西?”若紫扯開話題,低聲問。養老院很小,聲音稍微大點就能傳遍。

  “是艾司唑侖,一種安眠藥。”夏翊回答,任伴珠給過醫藥方面的粗淺資料,看來少女根本沒有認真記。

  “安眠藥?是用來讓老人睡著,然后悄悄做人體試驗,這樣老人第二天也不能察覺到?”若紫還沒有放棄自己的人體試驗說。

  “不知道,說不定只是某個老人失眠而已。”

  “那會不會是某個老人用來自殺?電視里不是經常有吃安眠藥自殺的嗎?”

  “我現在相信你和筱筱是朋友了。”夏翊看著少女。

  夏筱筱是個活潑的孩子,他之前還奇怪文文靜靜的若紫怎么和夏筱筱玩這么好,原來若紫和她一樣。

  也是,從若紫說“瞬移”是“忽的”,對“混沌的碎片”這個中二臺詞念念不忘就能知道,這丫頭不是個真的文靜的孩子。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密室逃不脫》的書友還喜歡

华体会体育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