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學網 > 朝湖劍歌 > 第五十九章 東海之畔 (二)

第五十九章 東海之畔 (二)


  /

  東夷城中櫻花遍野,興許是沿海的緣故,氣候濕潤一塵不染,比起中原要強上許多,更別提并州以西的遼闊荒原了,而住民能在此地繁衍生息,自然有其獨到之處,如若不然……便早已經消失在了歷史洪流中。

  這一座平城筑山而起,以煉器與陰陽術聞名,此間便有“無上大快刀”十二工惹人眼紅,其中多數皆為妖刀,皆斬殺過山野妖物,其上刀紋微微泛黑,呈現出如海浪一般的軌跡,與陳玉知的黑劍有異曲同工之妙,而尾牙逆刃便是東夷至寶,位列十二工之最,乃是整個東海之畔的瑰寶,得者便能統御一城!然實則通曉隱晦之人都明白,這尾牙最大的特性乃是無懼陰陽術,可在此間發揮出萬鈞之勢……

  當代城主御田手年事已高,而少城主御田月仍未繼位,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一條鐵律所致,凡繼位之人皆須讓尾牙認主,方能統治海畔一城,由于當年御田尾寧叛出東夷,攜帶逆刃入中原,給這彈丸之地帶來了許多麻煩,所幸有后輩不負眾望,在初雪之日又將瑰寶奪回。

  東夷城最高之處,一座如松柏般高聳入云的樓閣,其上屋檐頂部皆以純金鑄造,御田父子眺望東夷,眼前盡是粉黛一片,老者言道:“如今東夷煉器師與陰陽師兩派對立,皆是因為當年尾寧的變故所致,如今你取回逆刃,只要過幾日在祭典上迎娶那個中原女子,得到櫻花洗禮后便可讓尾牙重新認主,如此……也算是了卻了一件心事。”

  “爹,關于尾寧姐的事我從未問過,今日可否告訴我當年的真相?”

  御田首長嘆一聲,望著遍地櫻花樹,回首似乎到了多年前,言道:“我當年出自煉器一派,一日于櫻花樹下拾到了在襁褓中的棄嬰,她便是尾寧……日子一天天過去,她與櫻花樹一般長得燦爛,總喜歡身披一襲白衣,指著海對面問那里究竟會是何種風景,興許是天意吧,這孩子對劍道的感悟遠勝常人,在弱冠之年便已能縱橫東夷,饒是那些個陰陽師都無法招架,我便有意培養她成為下一任東夷城主!”

  說到此處,老者顯得異常滄桑,似乎不愿意去回憶這一段美好往事,隨后又言道:“誰知這丫頭走了如中原出世劍一般的劍道,平日里深居簡出,也就與我還算親近……當年陰陽一脈有個年輕少年,在東夷亦是風頭無兩,一雙眸中僅留得下尾寧一人,便多次尋我商談和親之事,興許為父也有私心,想在有生之年化解兩派對立的局面,便逼著那丫頭下嫁安倍昌浩,還用陰陽術鎖了她的劍境,誰知尾寧竟盜了逆刃,借助尾牙破了禁錮,廢去安倍昌浩一條左腿,隨后入了中原!”

  御田月恍然大悟,怪不得如今兩派勢如水火,原來還有這么一段小插曲在其中,便問道:“那些人說姐姐在中原當了王妃,究竟是真是假?”

  老者扭扭脖頸,似乎站久了有些乏力,嘆道:“丫頭當年入中原后境界一日比一日高,往昔似乎是這東夷的陰陽陣法限制了她的精進,當年也曾派人追捕,但那些人卻都沒能再回東夷……據說尾寧當年結識了晉王,并助他奪取了天下,此后又不知為何染病逝世,我只知曉逆刃落到了劍圣之手,而她也替晉王生下了一子,名叫陳玉知……”

  出世劍修怎會無緣無故染病?但女子既然助人奪了天下,出世之劍自然早已不復存在,想來應是入世染了紅塵債,心病無解方歸去……想到此處御田月不由一驚,言道:“爹,這手握逆刃的女子便是陳玉知的紅顏知己……說起來還真是無巧不成書!”

  御田首雙眉緊鎖,尾寧既然早已叛出東夷,如今她的兒子便與東夷無關,只要能讓御田月名正言順繼位,這區區禮數也無關緊要,屆時再借助尾牙之力,便可不懼陰陽術法,繼而統一整個東海之畔。

  一間閨房內,豐腴女子雙眸微腫,此時她渾身無力只得靜靜躺在床榻之上,回想當日在揚州別院,也不知這個名叫御田月的家伙到底用了什么手段,竟能無端壓制她們的修為,在以一敵三的情況下擄走了自己……今日聽聞他要娶自己,心頭不禁一片死灰,世間女子皆把貞潔瞧得比命還要重要,若在此處被迫有愧于陳玉知,她寧愿自盡,也不會遂他們的意。

  幾日后,初雪驟停,一輪明日照拂海面,冉冉升起。

  東夷城內刮起微風,數不盡的櫻花瓣飄落人間,煉器一脈與陰陽師一脈齊齊到場,亦有半座城池的百姓放下手頭營生前來觀摩,這山城有山城的妙處,便是多些幾倍人依舊能將一條鋪了紅毯的長廊盡收眼底,只須往高處走些便是。

  此時陰陽師一脈的領軍人物乃是安倍昌浩,他坐著輪椅早早入內,瞇著眼打量擺在櫻宏樹下的祭臺與妖刃尾牙,心頭不禁有熊熊怒火燃燒,若不是這一柄逆刃,當年自己也不會遭人斷腿,以至于終身只得依靠輪椅出行,但這祭典乃是每個東夷人心中神圣又敬畏之事,就算自己心有不甘也不敢蓄意破壞,此等信仰便與中原的爾虞我詐不同。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朝湖劍歌》的書友還喜歡

华体会体育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