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學網 > 我不是神豪 > 第五百零八章 收米,走人

第五百零八章 收米,走人


  頭在兩塊石頭的夾縫之間,深陷在濕泥之中,幾根雜草用來遮掩口鼻區域。

  身體,一半與石塊搭在一起,一半也在稀泥之中,特殊的化妝技巧,讓自己的肌膚和石塊、稀泥,包括腳下的溪水渾然一體。

  他比起一些純粹化妝還不一樣,純粹化妝真的走到近前有了身體接觸,還是能夠感受得到。

  這貝古家族的最后一人,即便你走到近前,也很難發現,想要觸碰到也很難。正常人踩踏上石塊,會邁一大步,他的半個身體是在石塊的側面,等于是在陰影部分,除非是‘很不湊巧’的腳滑了一下,正常走路幾乎碰不到他。

  兼之旁邊就有大的石塊,還有溪底石,方便通行,哪怕是野獸,也會選擇相對開闊的區域,他這里可以說非常的安全。

  蘇辰走得近了,本想洗手給他機會,讓他自己跳出來,到了近前他改變主意了,站在那里,看著他,上一眼下一眼,四周左右看了看,還真的就看不出來什么破綻。

  蘇辰示意遠處的邢青武過來,接過他手里的長槍,示意他跟自己一起看好戲,端著槍,扣動扳機。

  沒有打中心區域,沿著四周掃射,也有子彈命中了胳膊和腿,剛開始還想要強忍著,轉瞬意識到自己這樣的行為是愚蠢的,對方不會無緣無故的扣動扳機,肯定是發現自己了。

  邢青武看著一躍而起的‘石頭和稀泥’,還嚇了一跳,意識到是人之后,大聲吼叫一聲,跟蘇辰一樣,拿出短武器,扣動扳機。

  本就是以消滅敵人為最終的勝利條件,也不允許有什么仁慈,外圍有那么多買多少天取勝,最終戰損比,勝利方最終存活人數,但凡是能夠以數據來呈現的東西,都可以在這‘競猜’內下注。

  為了這些人的利益,終端賽也不允許什么競技類的規則,在這里殺戮將會是主題。

  比賽,伴隨著仲裁機構的直升飛機飛過來,擴音喇叭用來宣告結束。

  …………

  一場遲來的大雨,給這場終端賽畫上了一個句號。

  進來五十一人,出來二十九人,披著雨衣的蘇辰并不知道,他給終端賽設置了一個很難在短期內超越的紀錄。只是此事,尚且五人知道這樣的戰損比有多么的了不起。

  出來時,蘇辰帶著人,將自己人都‘找出來’,找不全了,有的被猛獸啃食殘缺,大家只能是盡心盡力為標準,之前幾天大家就在收集,當時不知道還需要進行多久的戰斗,搜索敵人的時候,搜索到自己犧牲的戰友,都帶回來,統一先埋了起來。

  比賽結束,齊冬雪帶著人進去,還有終端賽的成員進去,盡可能的將所有‘人’都帶出來,哪怕是殘缺的,至少證明他還在。

  接下來會有相應的儀式,將這些人的骨灰或是一些遺物帶回家,蘇辰等人此時能做的也只有這些,他們負責戰斗,有人負責善后。

  “收米,走人。”

  蘇辰走出賽場,就說了這四個字,在駐地只是沖了個澡,在沖澡之前,解決了一下大小問題,飯都沒有吃,直接乘坐車子前往機場,在那里,專機已經等待在那里。

  現在他的一聲令下,很多人都習慣了直接照辦,而不是質疑為什么要如此。在終端賽,他不愿意跟任何人再去交流,不愿意與任何人去打機鋒。

  不管是你貝古家族還是站在你背后的人,如果不服,拿出足夠打動我的條件,我們再約,打嘴仗不是我的強項,有時候行為上的狠能夠震懾敵人,言語上的狠則只會拉到更多的仇恨。

  映襯了那句話,說的越多錯的越多。

  不說,別人對你就不夠了解,天然會有一點面對未知的恐懼。

  說得多了,你心底那點秘密都讓人知道了,你的形象也沒有任何秘密可言,懷璧其罪,自然會被更多人盯上。

  沖了個澡的眾人,感覺渾身舒服多了,幾個在終端賽期間被蚊蟲叮咬的,嚴重的也沒有留下來,打針吃藥,這么多天都堅持過來了,也不差一天回到燕京再去住院。

  蘇辰要走,大家第一反應都是跟著他走,在車上的時候,不管多累,大家的精神狀態都很好,都拿著手機或是平板,觀看著這場特殊比賽的集錦視頻。

  每個國家都有自己制作的集錦視頻,彼此之間都安排專業的人,集錦很全面,不是點到即止,精彩的地方都會忠實的全部記錄,如果視頻外泄,那肯定會有很多畫面被打馬賽克。

  有翻譯文字,有專業不多言卻能夠切中要害的解說。

  看過了視頻,所有不了解蘇辰的人,看向他坐著位置的方向,眼神之中再多幾分敬重。

  他的存在,改變了這場比賽。可能主要的戰斗不是他打的,可他的存在卻讓整個戰斗局勢發生了徹頭徹尾的變化,不是他在,陳文芳沒想過先去找他,可能就碰不到阿爾杰。

  如果任由那個家伙繼續在賽場上存活,可能造成更大的殺傷。之前死在他手里的戰士,實力不弱,很多人都對標過自身,換成自己,估計單獨遇到那個阿爾杰,結局也不會有任何變化。

  在視頻資料里,很清晰的可以看到,人家狂得沒邊不是腦殘,是真的有這份實力,而這樣一個擁有著絕對實力的強者,巔峰出場,但也只限于出場時的巔峰狀態,隨后就看不到了。

  因為,他被淦掉了。

  陳文芳不顯山不露水,直到現在也是一副無喜無悲的表情,面對著一些人的夸贊也表現的很淡然。

  后面幾次戰局的變化,也盡數因為蘇辰,當時看起來有些荒誕的命令,現在看‘回放’,可能依舊難以理解,捫心自問那也絕不是自己心中最佳的方案,偏偏是如此命令,讓優勢雪球越滾越大。

  大家現在看視頻依舊會熱血沸騰的依舊是蘇辰,不管他的命令到底是碰運氣還是真實力,現在還不好論定,但他在身先士卒卻是得到了大家一致的認可和欽佩。

  終端賽開始之前是什么節奏來著?

  都說蘇先生是拖后腿的,他的登場讓整個賠率都發生了變化,結果卻是他讓這場終端賽,從殘酷變成了碾壓。

  有些話,不必說出口,記在心里就好。

  順利的到達機場,順利的登機,在這邊的駐扎隊伍,足以強大到確保所有的通行暢通無阻。

  海邊有戰艦,陸地上有滿編的一個大隊,蘇辰不想節外生枝,飛機升空之后,他先讓申雨去確認了飛機上的單人跳傘裝備,有這個外加護甲才能讓他安心。

  飛機上準備了最好的餐食,所有人上來之后都是大快朵頤,吃飽喝得,躺下睡覺,補充這幾天缺失的睡眠。

  都不愿意去多想,并肩作戰的戰友在異國他鄉犧牲,來的時候,大家是在經濟艙放倒座椅休息,回來的時候二十多人已經能夠全部在頭等艙躺下來,一些隨行人員不管是什么身份,都主動讓出了頭等艙的位置。

  睡覺,既是身體的需要,也是心理的需求。

  我們高興,勝利了,活下來了。我們難以高興,我們的戰友犧牲了二十二人,音容笑貌猶在眼前,卻已經天人兩隔。

  ………………

  外界如何,蘇辰都沒有去關注,他只是跟申雨說,等到犧牲的戰友們‘回來’,他去迎接。

  除此之外,他不關心任何事,不關心這一次勝利能夠獲得的利益,也不關心有多少人來機場迎接,更不關心自己能夠贏得多少的潛在資源。

  落地機場,他帶著自己的人離開,拒絕了跟接機的人見面,一輛考斯特駛出了機場,匯入到高速公路的車流之中。

  那樣的生活他不喜歡,也不想整天活在高壓的狀態下,我只要擁有自保的能力即可,沒想過成為站在巔峰的超級大人物,所以那些資源你們誰愿意要就要吧,誰愿意成為那樣的人就去成為吧。

  我只想享受自己的生活,這個世界這么大,我才富了幾天時間,還沒有完完全全享受到,我的人生也不該在這個時候進入到勾心斗角狀態之中。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我不是神豪》的書友還喜歡

华体会体育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