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學網 > 三國之重振北疆 > 第五百九十四章 鬼才再破僵局

第五百九十四章 鬼才再破僵局


  曹洪、郭嘉等人終于登上白狼山,他們正好看到遠方山坡上,大勝之后曹操意氣風發威武霸氣的樣子。

  “主公,我們的其中一個夢想實現了啊!”郭嘉發自內心地感嘆道。

  曹操也看到步兵抵達,望向白狼山立刻就鎖定了郭嘉頎長俊俏的身形。

  “沒有奉孝的兵貴神速,這一仗根本打不成,也無法突破黎明前最后的黑暗。”

  “有那么一瞬間,吾以為會見不到奉孝了,如今能共享這大勝的喜悅,實乃人生快事啊!”

  兩人遙遙相望,內心卻火熱地站在一起。

  “二哥!”

  “云長!”

  “大哥!三弟!”

  劉備、張飛興高采烈地尋了過來,關羽也立刻撲了過去。兄弟三人相擁在一起,人生真的沒有比一同消滅胡虜,安定北疆更痛快的事了。

  他們三人總有一種預感,哪怕十幾年顛沛流離,但現在共同拼搏取得這個成就也是值得的。

  閻柔、田豫、牽招等人也都歡慶起來,他們幽州邊軍苦烏桓蹋頓久矣,甚至因為那袁紹的扶植,幾人還被迫成為蹋頓的手下。現在,這樣的日子終于由他們一同努力終結了。

  此時,不分曹軍、幽州邊軍還是劉備軍,全都歡呼起來。他們共同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這場大戰不管會不會被后世重視,至少這一刻真的大幅改變了桓靈以來,幽州逐步惡化的局勢。

  曹洪大喜,覺得應該大擺宴席,甚至眉飛色舞地暢言,要找一些舞女歡快幾天才夠痛快。

  郭嘉見他這么開心,忍不住潑冷水道:“這一戰主公他們浴血鏖戰,將軍終究沒有大功啊。”

  “這……軍師怎么這么掃興,俺可是一直聽從孟德命令,必須保護軍師呢?”曹洪知道郭嘉并非挖苦,所幸埋怨幾句。

  “嘿嘿,子廉將軍也是我軍的福將,現在還有一個重大戰功,不知想不想要?”

  “哎呀呀,軍師最厲害了,俺曹洪最聽軍師的話,快幫幫俺吧。”

  郭嘉往附近一處山坳一指,說道:“那伙敵兵竟然反方向逃跑,這很不烏桓,想必有些逃跑的大魚,子謙能不能抱著舞女暢快玩耍,就看能不能活捉……子謙將軍?”

  他回頭一看,曹洪早已不見身影。

  “殺啊!殺啊!”

  曹洪帶著百余騎呼嘯下山,神色瘋狂地沖向正偽裝逃竄的袁譚、郭圖等人。

  郭圖與袁譚對視一眼,知道別無選擇了,連忙跪下請降。

  “烏桓雜碎去死!”曹洪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刀將烏桓奴隸樣子的郭圖劈成兩截。

  袁譚大驚,急忙喊道:“吾乃袁譚!愿意……”

  “咔嚓!”他話還沒說完,就看見自己和曹洪等人身影突然變得好遠,然后天旋地轉,俯視了整個山谷戰場。

  “我的頭頭飛了啊……呃”

  袁譚、郭圖都被曹洪斬殺,后來通過其他俘虜指認才知道,這兩奴隸樣子的家伙竟然是這兩個重要頭目。

  曹操本想捉住兩人,作為袁家投靠烏桓的證據,結果被曹洪誤打誤撞都給抹除了。這樣哪有什么宴席舞女,僅僅給他正常的殺敵的田產獎勵。

  曹洪這才后悔沒聽完郭嘉的話,就急匆匆地搶人頭了。

  白狼山主戰場大勝以后,烏桓主要各王全部誅殺。

  可是,蹋頓老巢的柳城這邊,依然有留守的大將和頭目,他們收攏了撤回的步兵,共有4萬兵馬堅守柳城。

  曹操這回率領3萬步騎兵直抵柳城,其余兵馬還要看守俘虜,這樣一來兵力依然沒有優勢。

  可是士氣方面,就截然相反。

  烏桓軍全靠物質獎勵和空口許諾,才讓奴隸兵勉強繼續堅守。曹軍則不需要再做動員,就全軍上下氣勢如虹。

  如此只圍困了3天,就有上千奴隸私自逃出城來,還有幾個小部落頭領,派人出來請求作為內應。

  全軍上下氣勢大振,可郭嘉卻懂得曹操心里的真實想法。

  “咳咳……”

  拖著病疲之身,郭嘉再一次為主公解憂。

  “奉孝!吾不是說過你要好好在后方大營靜養的嗎,怎么又到前線來了?”

  郭嘉微笑面對曹操的擔心,伸手指向柳城城墻。

  曹操看了看,這柳城他已經看了三天,現在又有什么不同呢?

  郭嘉神色突然嚴肅起來:“主公,那城墻上防守的多是奴隸兵,其中有半數是漢人,此等漢奸當然可以屠滅!”

  曹操無比驚嘆,又看了看柳城,臉色從驚嘆逐漸變為喜悅。

  其實,由于許諾的獎賞很多,再加上這次出征用了太多河北的儲備和轉運來的物資,接下來一段時間后勤壓力非常巨大。

  如此士氣必然受損,遠處的鮮卑人也可能會南下,取代烏桓繼續侵擾幽州。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三國之重振北疆》的書友還喜歡

华体会体育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