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旧金山往事 > 第441章 涨价

第441章 涨价


  陈林芝见过高博学的父亲。

  无论是早年采购女式丝袜,还是后来提供仓库用来存放茅台酒,高博学他老子都帮过忙。

  再加上高博学如今对陈林芝比较重要,这种大忙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帮。

  所以二话没说,陈林芝让他先等着,抓紧时间协调好医院和签证等问题之后,专门派了私人飞机去鹏城接他们。

  目前美国的医疗水平,相对来看确实较好,陈林芝联系的医院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中心,签证方面更没必要担心,一路开绿灯,第二天早上陈林芝就接到消息,说私人飞机已经在赶往洛杉矶的途中。

  毕竟不是自己亲爹,陈林芝虽然遗憾于生命脆弱,却也没办法感同身受,只希望那老头能够平安撑过这一关。

  在贝尔艾尔酒店草地上举办完派对的次日,他联系了港城分公司方面。

  得知设计师率先规划了三个总共占地六百多亩,建筑面积预计将会超过三百五十万平方米的高层综合体项目,设计风格属于中规中矩的那一类玻璃幕墙写字楼,真正靠江的核心地段都还没用上,住宅也在规划中。

  具体的细节往后还能改,陈林芝之前听见风声说《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正在酝酿中,随时可能问世,将会改变当前混乱的土地流通市场。

  因此,他正急着赶在政策真正落地之前,把陆家嘴的那批土地规划方案递交上去,只要能够通过审批,拿到书面许可,应该就不用再为将来会被翻旧账而担心。

  通话期间还意外得知另一件事,他听说鹏城有些新小区的房价,已经飙升到四千五百人民币每平米,距离高博学买房子才过去多久,房价已经翻了三倍。

  沪市同为经济特区中的标杆,当地也有卖到三四千一平米的新房。

  主要是南海岛开发房地产的热潮兴起,间接推高了各地的新房价格,还有人拿仍然没崩盘的东京房价做对比,侧面印证未来房价肯定会涨,激发人们的购房热情。

  另外也有买房能够就地落户的好处刺激市场,如今能够落户经济特区的机会不多,购房就属于最便捷的方式,导致买家多房子少,内地房价上涨速度较快。

  历史惊人的相似,按照这个价钱计算,绝大多数人还是买不起房子,人们同样在抱怨着房价太贵,其他欠发达城市的房价倒是便宜,可惜没多少人乐意买。

  一亩地约为六百六十六平方米,能往上加高堆大楼,建成后的建筑面积可不止这么点。

  鹏城的住宅用地土拍价,目前一亩能够拍出八十万人民币左右,如此看来陆家嘴以四十多万人民币一亩打包计价卖给陈林芝,确实属于友情折扣价。

  尽管陆家嘴目前什么都没有,可是定位已经清晰起来,未来将会作为整个沪市的核心打造高端金融区,价格绝不会太便宜。

  上面分明知道陈林芝要用来建造高楼大厦,还是在沪市普通住宅土拍价格基础上打了个折扣。

  住宅容积率仅为1到2,别墅的容积率可能连1都不到,而超高层写字楼的容积率,轻松就能突破8,超过10的也有。

  这就是陈林芝占便宜的地方,他用最少的钱换来了最大的建筑面积,这样的投资他当然很在意。

  写字楼容积率比普通住宅高那么多,意味着平摊到建筑面积上的拿地成本,可能也只有普通住宅的十分之一左右,陈林芝似乎已经提前看到十二位数的利润在朝着自己招手……

  洛杉矶的上午九点钟。

  一辆卡车开进长泽绫家的院子里,工人们忙碌好一会儿,才把球桌搬到客厅安装好。

  斯诺克台球桌,前天陈林芝在电视上看见斯诺克台球赛,发现好像挺有意思的样子,果断下单定了张球桌,想着无聊时候可以消磨时间。

  要说技术怎么样,他属于连斯诺克规则都一知半解的门外汉,正盘算着花钱找一位大师级的选手一对一特训,尽快速成。

  等工人们拿着小费离开之后,陈林芝摸索片刻,他实在没办法像从电视里看见的那样,干脆利索地将球打进洞里,更别提控制白球走位之类。

  长泽绫近期不忙。

  刚才一直待在房间里看电视,此刻她被打台球的噪音吸引过来,身上穿着丝绸睡衣,白皙的小腿露在外面,语气懒散问道:

  “你又在探索你的新爱好?本来多好看的客厅,现在都被这张台球桌毁掉了,为什么不搬去车库里,跟你的鱼竿、棒球手套、摩托车这些一起作伴,反正你只有几天的热度,很快就会无视它们的存在。”

  “多漂亮的球桌,足足花掉我四万多美金,最顶级的老橡木,纯手工打磨,正好用来当做装饰。”

  陈林芝自娱自乐,继续跟一颗死活都不愿进洞的红球较劲,从电视上看别人打球好像挺轻松,现在才发现只是错觉。

  长泽绫跟陈林芝相处那么久,见多了他的无聊爱好。

  她这时候摇头深叹口气,正想着到时候找工人搬走这么大的桌子,应该会比较麻烦,并不认为陈林芝有毅力坚持下去。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旧金山往事》的书友还喜欢

华体会体育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