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學網 > 大俠等一等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揚名之戰的舞臺【六更】

第三百二十五章 揚名之戰的舞臺【六更】


  左致遠聽到伊貳三的呼喚,心里無奈的想著:不是你讓我在外面等著的嗎,等你喊我的時候再進去。

  聽到伊貳三的呼喊,左夫人眉頭瞬間皺起,快速對著一旁的左穆林遞了個眼神過去。

  沒想到伊貳三如此膽大包天,竟然把遠兒放出來了,無論他是怎么做到的,必須盡快把遠兒送回密室去,不然不知道多少人又要遭殃。

  想到兒子又要承受那隕鐵釘入體的痛楚,左夫人心中大怒,暗暗決定等老三把遠兒送回密室,她一定要設法收拾他一下,至少落在他身上的痛苦不能比遠兒所受的少。

  左穆林接到嫂夫人的授意,已經起身向著門口走去。

  左致遠走進正廳,看著迎面而來的三叔,還有不遠處的母親、二叔,不禁眼眶微微發紅。

  他立即停下腳步,對著三人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媽,二叔、三個讓你們擔心了。”

  看著左致遠的動作,聽著他的話語,再加上他那雙清澈無比的雙眼,左穆林感覺自己的心臟好像被錘了一下,抬起的右腳就那樣停滯在了半空,一時之間竟忘了放下。

  左夫人先是微微一怔,下一刻,便一個閃身來到了左致遠的身旁,令一旁的伊貳三都沒有看清她的動作。

  雙手托著左致遠的臉龐,左夫人仔仔細細看著他的雙眼,有些不敢確定的問道:“遠兒?”

  左致遠的淚滴不由自主的從眼眶中滾下,“媽,是我,我回來了。”

  左夫人小心的釋放一縷真氣進入左致遠的體內,發現那縷魔魂確實已經不在,豆大的淚珠如斷了線的珍珠一般,不定的落下。

  “遠兒,媽媽終于盼到你復原了。”說著,左夫人緊緊地將左致遠抱入了懷中。

  有了左夫人的證實,其他幾人終于相信眼前的事實。

  左穆林來了左致遠母子二人的身邊,抬手輕輕拍打著左致遠的背,眼眶亦是通紅。

  左了了也放開了伊貳三的雙手,來到哥哥身旁,抱著母親和哥哥,流下了開心的眼淚。

  左白林雖然沒有立即起身來到左致遠的身旁,但他也是緊緊抿著自己的雙唇,使他們盡量不要顫抖的那么厲害。

  伊貳三靜靜的站在一旁,沒有打擾,他同樣覺得自己的眼睛有些酸酸的,但他的臉上依然掛著一抹開心的微笑,為了左了了開心,為了左致遠開心。

  母女三人抱在一起哭了好久才分開。

  左夫人拉著左致遠的手讓他坐在自己的身旁,“遠兒,跟媽媽說說,你是怎么恢復的。”

  聽到母親的話語,左了了也向哥哥投去了好奇的目光,她也很想知道哥哥是如何恢復的,畢竟這幾年左家幾乎傾全家之力,也沒有為哥哥找到治愈瘋魔癥的方法,不然父親也不會到現在還在外界苦苦尋找。

  左致遠抬手指了指伊貳三,“是小六,靠著他那株九星固魂草,我才恢復的。”

  一時間,正廳中,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了伊貳三的身上。

  “九星固魂草?”

  聽到左夫人發出的疑問,伊貳三點了點頭上前一步,將之前早已準備好的話說了出來,“這九星固魂草是家師偶然間得到,便贈與了我。

  其實家師也只跟我說過,九星固魂草對人的靈魂有幫助,原本是準備等自己開了梵穴輪之后再使用的。

  沒想到那日進入密室,小須彌戒指中的九星固魂草突然出現了異常的反應,我猜測或許是這九星固魂草與大舅哥有緣,便將它給了大舅哥,說實話,我也沒想到能夠令大舅哥徹底擺脫瘋魔癥的困擾。”

  左夫人扭頭看向左致遠,見兒子點頭肯定,雖然覺得伊貳三的話語中疑點重重,但她還是選擇了相信。

  左了了開心的給了伊貳三一個大大的擁抱,“六子,你真是我們左家的福星,是老天爺派你來拯救我哥的吧。”

  從伊貳三來到左家,左了了一直沒干稱呼伊貳三小六子,怕稱呼的那么親近,引起母親他們的反感。

  但現在不一樣了,因為他治好了哥哥。

  其實左了了也不敢確信伊貳三說的是真是假,也不知道九星固魂草是否真的存在,但她不在乎,無論伊貳三是用的何種方法,現在的結果是好的,她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完成損人利己任務,獲得魔王值18’

  ‘完成損人利己任務,獲得魔王值9’

  聽到腦海中傳來的系統音,伊貳三知道,會獲得魔王值是因為左了了抱了他。

  令伊貳三奇怪的是,竟然只有兩條系統音,正廳之中除了他和左了了還有四個人。

  左致遠不會介意左了了抱她,那看來三位長輩中,其中一人也不介意了。

  伊貳三悄悄的觀察著三位長輩臉上的神色,看到左穆林那充滿欣慰的雙眼一直未從左致遠身上離開過,他瞬間便猜測到,因為左致遠的恢復,左穆林已經放下了對他的成見。

  而且,左了了的母親和二叔,雖然依然有些不滿,但從他們貢獻的魔王值,就不難看出,他們對自己的不滿已經少了很多。

  伊貳三拍了拍左了了的肩膀,示意她現在還守著長輩們。

  左了了瞬間反應過來,一張漂亮的臉龐立即漲起了一層紅暈。

  她連忙送抱著伊貳三的雙手,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去,臉上透著一絲小小的尷尬,在心中暗恨自己有些高興的過頭了。

  伊貳三的臉上卻看不出絲毫的尷尬,他極為真誠的對左夫人說道:“雖然九星固魂草,無比的珍貴,但它能幫到大舅哥,為了了了做任何事情,我都是心甘情愿的。”

  左了了心里甜甜的,對著伊貳三俏皮的吐了吐舌頭。

  左夫人擺了擺手道:“雖然我從沒有見過九星固魂草,但無論它價值幾何,我們左家都不會讓你吃虧的,雖然這一次你確實是幫我了我們左家的大忙,但我對你和了了這件事情上的態度,是不會轉變的。”

  左白林在一旁幫腔道:“雖然你幫致遠擺脫了瘋魔癥,帶你此行來我們左家也不是一無所獲,沒有我們左家這濃郁的天地靈氣,你也不可能這么短的時間內突破,你說不是嗎?”

  伊貳三一聽這話,頓時不樂意了,想用天地靈氣抵消九星固魂草?雖然九星固魂草并不存在,那也不行!

  “二叔貴為堂堂甲級強者,應該知道突破這件事,是需要靠自己去明悟的,不能說跟天地靈氣毫無關系吧但也不算大。”

  左白林冷哼一聲道:“據我所知你到達丙級巔峰雖然時間不長,但也有些時日了,怎么之前沒有突破,偏偏在我們左家突破了?你敢說與我左家的天地靈氣沒有關系?”

  左夫人清了清嗓,打斷了兩人的據理力爭,“好了,不要在這件事情上糾纏了,無論伊同學的突破與我們左家有沒有關系,這些都是我們應該做的。

  不談離老的面子,就憑伊同學是了了的同學這層關系,他來我們左家修煉,便是理所當然的。

  當然,伊同學的這份恩情我們是一定要償還的。”

  伊貳三明白左夫人之所以這么說,是為了與他撇清關系,他當然不能讓她如愿以償,“阿姨這么說就見外了,我畢竟是了了的男朋友,也未來的老公,將來要陪伴她一輩子的人,大舅哥也是我的親人,一株奇藥而已,都是我應該做的。”

  ‘完成損人利己任務,獲得魔王值87’

  ‘完成損人利己任務,獲得魔王值59’

  一番話說下來,令一旁的左了了聽的面紅耳赤,也令伊貳三收獲了一百多的魔王值。

  左白林一拍桌子,怒聲說道:“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實話告訴你,即便你現在已經突破到了乙級,但配我們了了,還不夠格!”

  伊貳三不禁想起了楚蛤蟆,沒想到有一天,他也會被人說成是癩蛤蟆。

  左致遠眉頭微微皺起,有些不滿的開口說道:“二叔,你這話說的有些過分了,我挺贊成了了跟六子在一起的,我相信六子一定會讓了了幸福的。”

  左白林一臉詫異的看著左致遠,“致遠,不能因為這小子幫你治好了瘋魔癥,你就為他說話,你還是要多為了了考慮的。”

  “我就是為了了考慮,才說這些話的。”說著,左致遠側臉看向母親,“媽,了了已經長大了,她有權利去選擇自己的幸福,你不應該攔著的。”

  左致遠的一番話聽得左夫人目瞪口呆,她都有些懷疑,伊貳三是不是給遠兒下什么降頭了,對自己的兒子,她是非常的了解,用現在的話說,兒子就是一個妹控,他對妹妹未來夫婿的選擇,定然會嚴苛到至極,伊貳三怎么能夠得到他的認可……

  左穆林也在一旁開口說道:“我覺得遠兒說的對,我看伊同學很不錯,只要了了喜歡,就算他們去吧。”

  左夫人白了左穆林一眼,暗恨這家伙立場不堅定,自己這小叔子和遠兒的感情她是知道的。

  老三從小看著遠兒長大,對遠兒比自己親兒子還要好,當遠兒患上瘋魔癥之后,他比自己這個母親還要著急,偷偷抹了不少眼淚。

  后來便親自出去尋找救治遠兒的辦法,后來因為家里決定要將遠兒鎖起來,他不放心才回到了家中。

  給遠兒刺隕鐵釘那天,他直接跟二叔打了起來,最后因為她的調停,兩人才罷手。

  他見因為伊貳三的原因,使得致遠終于擺脫了瘋魔癥的困擾,瞬間便覺得伊貳三天底下最好的人。

  知道遠兒恢復的那一刻,左夫人就曾想過,老三會認可伊貳三,只是沒有想到他轉變的如此之快。

  左夫人正色說道:“伊同學,我們確實很感激你對遠兒做的一切,但一碼歸一碼,你想跟了了在一起這件事,我依然不會贊成的,不過既然老三和遠兒都支持你,我也不會在你和了了之間從中作梗,你若真想跟了了在一起,那就半年之后來參加左家為了了辦的比武招親,你若真能拔得頭籌,我們也不會多說什么。”

  一旁的左了了急了,“媽!什么比我招親,我怎么不知道!你們把我當什么了!我是絕對不會同意的,這輩子我只嫁六子!”

  左致遠也覺得母親做的有些過分了,“媽,比武招親什么的,是不是太過分了。”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大俠等一等》的書友還喜歡

华体会体育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