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學網 > 在霹靂中游諸天 > 第四百四十三章 改頭換面

第四百四十三章 改頭換面


  如今前情盡解,龍戈兒走到神位之前,拿起寫有自己名字的靈位,“這靈位,不需要了”。

  內勁一吐,靈位當即化為木屑,不存于世。

  此時,只聽身后一聲傳入,“什么人!”

  龍戈兒回頭一看,只見一名老翁,年約七十,童顏鶴發,面白無須,精力充沛,一看便是一名內功已臻化境的高手。

  六尺身高形體肥胖,但觀其身形靈活,放在江湖應可列入東海一奇的同級高手。

  老翁看到地上的木屑,在看到神案上已無的牌位,當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憤怒異常,拿起手中九齒耕鈀想龍戈兒打來,“不僅打擾僧皇清凈,更損毀少主牌位,豈有此理!”

  龍戈兒身若淵亭,不逃不避,仍由耕鈀打在自己的背心。

  “砰”,聲響過后,卻是老翁手中的耕鈀脫手而出,正是六神決之羅漢卸兵。

  就在老甕驚疑之間,以為是仇家上門之時。

  龍戈兒真龍之氣爆發,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勢自他身上發出,讓老翁幾乎要下跪。

  只見龍戈兒緩緩開口道:“吉祥,連自己的主人都不認識了嗎?”

  一聲質問,讓這名喚作‘吉祥’如遭雷擊。

  直到這時,他才看清眼前這名青年的面容,竟是與自己誓死效忠的主人有著幾分相似。

  也顧不得靈位被毀之怒,連忙問道:“你今年幾歲,家住哪里?”

  龍戈兒笑著回答道:“我年近十八,曾經家住三福鎮,養父名為龍福康。”

  “全部吻合。”聽完龍戈兒的話后,吉祥納頭便拜,“老奴吉祥向少主請安,少主千歲千歲千千歲。”

  “起身吧。”龍戈兒說完,一股柔力將吉祥托起。

  “料想應是福康在臨死之前將真相告知少主。”吉祥暗自想到,“還請少主雖老奴到萬歲爺跟前,老奴有一物要交給少主。”

  “嗯。”龍戈兒隨吉祥再次回到屋內,他跪坐于僧皇尸體之前,而吉祥開始翻箱倒柜地找起東西來。

  一會,就見吉祥恭恭敬敬地雙手捧著一物,跪在龍戈兒之前,“少主,這便是象征大唐皇室正宗的傳國玉璽,今日總算物歸原主了。”

  龍戈兒接過玉璽,只見大唐玉璽寶物有靈,在他手中泛起點點熒光。

  吉祥看到此情此景,激動地眼淚都流下來了,“玉璽有靈,已認少主為主。萬歲爺在天之靈想必也是十分地欣慰。”

  “既然我是大唐皇室皇族后裔,便有責任將亂世統一,讓天下黎民免受戰火之苦。”龍戈兒手握玉璽,站起身來,向著此世的父親起誓道:“今日吾在此立誓,必在有生之年靖平天下,再造乾坤,重建盛世。”

  紫龍帝氣爆發,使得龍戈兒神威凜凜,耀星奪目

  “少主如此大愿,老奴誓死輔佐少主完成大業。”吉祥感受到龍戈兒的壯志,只感熱淚盈眶。

  龍戈兒滿意地點了點頭,“吉祥,收起你的眼淚,我們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現在,就有一件事需要你去辦。”

  “單憑少主吩咐,老奴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龍戈兒向吉祥問道:“現在,忠于吾大唐的舊部還有多少?”

  “回稟少主,當年追隨萬歲爺的舊部,先后受朱溫與李存勖的追殺,死的死,散的散,剩下的只能隱藏起來。加上萬歲爺后邊不問世事,再加上時間已經過去了太久,料想活著的已經不多了。”

  “無妨,只要有人手可用便可。”龍戈兒不怕人少,就怕無人。

  等有了可用的手下,龍戈兒可以正式

  隨后,將兩本秘籍交給吉祥,并吩咐道:“接下來的兩個月時間里,你要練成這兩本秘籍上的武功。既然要重聚舊部,那我們就要給他們信心,相信吾有這個能力能成就大業。”

  “是,萬歲爺。”吉祥恭敬地接過兩本秘籍,兩門秘籍上分別印著四個鎏金的大字,《青鑒秘卷》、《五殘之招》。

  在吉祥收起這兩本秘籍之后,龍戈兒鄭重宣誓道:“從今日起,吾正式認祖歸宗,恢復李家姓氏。今日之后,‘龍戈兒’不存于世,唯有“君臨天下·李沉舟”。”

  時光飛逝,歲月如梭,九個月的時間里,江湖局勢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曾經叱咤風云的‘一邪’、‘雙飛’、‘三絕掌’皆聲沉影寂。

  天下第一高手‘一邪’皇甫極與‘神掌傳人’魔彌陀于大梁境城的三絕觀中的乾坤神殿發生激戰。

  最后兩敗俱傷,一邪沉入湖底,繼而銷聲匿跡。傳聞他以死在了魔彌陀的神掌之下。

  兒他的一邪宮和半生經營的復國大計,也因為群雄無首而土崩瓦解。

  魔彌陀則是被郭榮救回,因傷勢沉重,所以暫居于郭府。郭府為魔彌陀搭建了一幢九層塔樓,供其療傷培元。

  在養傷期間,魔彌陀收郭榮為徒,傳他五式神掌。

  后又得到被鳳天散于江湖的萬華金龍奪,功力在進。

  雙飛堡因堡主項無恨閉關修煉,堡中高手只在南唐境內活動,鮮涉江湖。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在霹靂中游諸天》的書友還喜歡

华体会体育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