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學網 > 進化降臨 > 第四百二十八章 天理退去

第四百二十八章 天理退去


  “嗡嗡嗡……”

  整座大殿,劇烈顫抖著,所有天驕匆匆離開這片區域,逃之夭夭。

  大殿最深處,陳清匍匐地面,動彈不得,渾身溢出鮮血,臉色無比難看,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每一塊骨頭都在被無情碾碎。

  “天,不可逆。”天理面色淡漠,述說著事實。

  “啪——”

  陡然,虛空破碎,一灘金色鮮血淌出,快速涌向陳清。

  突然的異變,絲毫未曾讓天理動容分毫,依舊保持著風輕云淡的姿態:“縱使重獲極陽之體,又能如何?”

  “汩汩……”

  當鮮血涌入陳清體內,陳清慘白的臉色浮起一抹異樣的紅潤,霍然抬眸,死死盯著天理。

  “蓬!”

  未曾猶豫,他立刻施展焚身秘術,澎湃的火焰迸射而出,繚繞全身,問鼎境極境的效果使得灰色煙霧在火焰邊緣凝而不散,提升火焰的灼燒威力。

  焚身六倍,果斷開啟,使得陳清的實力節節攀升,終于勉強在天理“言出法隨”的詭異手段中,緩過一口氣。

  “喝……喝……”

  陳清喘息聲沉重,往口中塞入大把療傷的藥物。

  一旁的白洛手臂一揮,甩出綠色能量,治愈陳清的傷勢,使得其碎裂的骨頭快速愈合,微弱的生機突然蓬勃。

  “咔咔咔……”

  幾聲腿部骨頭的脆響中,陳清從地面緩緩爬起,與天理附身的姬無月對視,殺意秘術施展至極限,萬劫境極境所帶來的驚人防御時刻庇護自身。

  “散。”

  天理吐字。

  “唰!”

  下一秒,席卷全場的殺意煙消云散,唯有沉重威壓不減。

  “……”

  望著天理,陳清心中一沉。

  一句話,將殺意秘術的效果化為烏有,天理作為碎星境境界,毫不夸張的說,是真正意義上的同階無敵。

  “天理,得饒人處且饒人!”

  遠處,一枚散發青色光輝的項鏈懸浮半空,快速掠來,其中藏有的一縷南宮離的殘魂對于陳清臨危,沒有坐視不管。

  “第七代人皇,一縷殘魂,該散就散。”天理掃了南宮離一眼,淡淡道。

  “那怎么行!”

  忽的,另外一道陳清聽來只覺熟悉的聲音回蕩大殿。

  陳清眼中精光一閃:“云荒前輩?!”

  他真沒想到,本該由他獲勝而落幕的龍族傳承,最終會爆發如此突兀的插曲,更沒想到,人族這邊并非毫無察覺。

  “唰!”

  一襲白衣的青年自虛空踏出,青年面容冠玉,劍眉星目,氣度超凡,手中握著一柄銀白色利劍,無形中衣袂翻飛,順柔長發飄蕩,出場畫面帥氣十足。

  “人族第八代人皇,云荒,見過天理。”云荒平靜開口,身形一閃,來到陳清面前,輕描淡寫間,抹去施加在陳清身上的威壓,令后者如釋重負。

  “依靠天機圣體來推測我的動向,真以為我毫無察覺?”天理冷笑,“天不可欺!”

  “哈哈哈……”

  天理施展的請王大陣中,傳出笑聲:“兩個人皇殘魂,來了又能怎么樣?”

  說著,一位黑袍青年從法陣內走出,進入眾人視野,自顧自的介紹道:“在下北冥軒,來自十萬年后,天妖族皇者!”

  十萬年后?!

  陳清心頭劇震,感到不可思議。

  天理的請王大陣,直接請到了未來的異族皇者?

  “誰說只是兩位人皇?”

  北冥軒話音剛落,又一人從虛空踏足,降臨秘境之內,眾人望去,只見來者身穿皇袍,眉宇間滿是威嚴,手中則握著寬厚的金色利劍,威風凜凜:“代理人皇黎天,前來一會!”

  黎天也來了?

  一時間,陳清無言。

  眼前的局面,非他所能插手。

  “代理人皇,終究只是代理,現在的你,尚未登上通天階,成就皇者,何以與我為敵?”北冥軒目光一沉。

  他終究不是這片世界的人,哪怕通過天理的請王大陣前來,也并非全盛時期,所以,同時面對三位人皇,哪怕并非全盛時期的他們,壓力同樣巨大。

  正所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兩縷人皇殘魂在最后關頭能發揮出多強的力量,他說不準。

  “那就再加上我。”黎天背后,一道老態龍鐘的虛影浮現,老者身材佝僂,白發蒼蒼,但舉手投足劍,卻有股氣吞山河的氣魄,“不知天理可曾算到我還留有一手?”

  天理:“……”

  “嘶!”

  白洛倒吸一口冷氣,連忙退避三舍:“人族他媽的果然要瘋!”

  云荒、南宮離、黎策、黎天!

  四位人皇降臨,阻止天理擊殺陳清,這場面太過隆重盛大,絕對是史上絕無僅有的一幕!

  “……”

  這次,北冥軒沒有言語,但面色極其陰沉。

  兩方對峙,畫面仿佛定格,氣氛瞬間壓抑到極致。

  “有意思!”

  良久,天理語氣終于波動,但也愈發冰冷:“天不可敵!”

  “但您終究不能任意干涉宇宙秩序。”伴隨著空間波動,天絕禁地之主從其中走出,侃侃而談,“您降臨凡間,若與陳清公平決斗,我等也不干涉,還請您壓制境界至歸源境二重,我也很想知道,極陽之體用出十倍焚身,加持有三大極境的情況下,能否與天同階一戰!”

  “……”

  對此,天理沒有做出回應。

  十倍焚身?!

  陳清心頭一跳,首次聽說焚身秘術的增幅能達到十倍那么夸張。

  “很好!很好!”

  天理霍然抬眸,掃過四位人皇與天絕禁地之主,最終目光停留在陳清身上,眉宇間有著揮之不去的怒意:“想為人族延續鼎盛繁榮?我,給你們機會!”

  說完,她退后一步,隱沒空間。

  “呃……就這么走了?”北冥軒錯愕。

  天理居然不愿應戰?

  不可思議!

  “唰唰唰……”

  當附身天機神體的天理離去,眾人視線全部匯聚向來自十萬年后的異族皇者,不懷好意。

  “誤會,都是誤會!”他面色大變,干笑,“我就是來走個過場,告辭!”

  言罷,他二話不說,重新鉆入請王大陣,隨同大陣消失在這片大殿。

  “呼!”

  天理和北冥軒一走,猶如緊繃的弦松弛下來,陳清終于敢松口氣,發現自己全身大汗淋漓,不知何時,已經濕透。

  “陳兄,好久不見。”黎天收起金色利劍,笑道。

  陳清點頭致意:“好久不見。”

  “事情也算暫時告一段落,陳兄隨我前往人族帝星如何?”黎天問。

  “再好不過。”他樂見其成。

  現在的他,倒也無需特別忌憚人族帝星內那些強者,此行過去,正好算算總賬。

  “既然天機神體不要龍族傳承……”天絕禁地之主似乎突然想到什么,目光瞥了眼躲在角落處的白洛,“也不知道,這位龍族逝去的頂尖強者,會把傳承給誰。”

  南宮離頷首:“龍族的傳承一向慎重,我也頗為期待,究竟誰是他的傳承者!”

  “能獲得龍族傳承者,無一不是天縱奇才,雖然陳清放在我人族小輩中首屈一指,但能否得到青睞,尚未可知,一個字,難!”云荒深以為然。

  “龍族小友,您可選定了傳承者?”黎策好奇詢問。

  白洛:“……”

  望著三位曾經宇宙之中威名赫赫的存在充滿善意的盯著自己,他一陣毛骨悚然。

  “哈哈哈……”

  緊接著,他哈哈大笑,意氣風發的走上前來,右手抬起,重重的拍了

  陳清肩膀幾下,贊嘆道:“陳清這小子,卓爾不凡,天資無雙,潛力驚人,才華橫溢,戰斗風格獨特,行事作風甚合我意,我的傳承,自然是且只能是他!”

  “嗯。”

  三位人皇微微頷首。

  “多謝前輩賞識!”陳清立刻配合,臉上滿是感動。

  白洛搖頭,咧咧嘴:“無需客氣。”

  說著,他手指點在陳清眉心,指尖散發出奪目耀眼的白光。

  “汩汩……”

  頓時,陳清鮮血激蕩,識海內多出許多亟待消化的陌生記憶,并且丹田中多出一顆綠光瑩瑩的奇異圓丹。

  “這龍丹內,蘊含我部分修為,緩緩吸收,可助你大幅度提升修煉速度。”白洛肅然道。

  陳清一邊消化記憶,一邊感激道:“多謝前輩。”

  “是師父。”白洛收回手指,糾正道,“我知道你身份來歷特殊,但拿了我的好處,可不能連句師父都不叫。”

  “多謝師父!”陳清道。

  “好!”

  白洛的身影在半空化為點點星光,緩緩消散,表情盡是欣然:“人生最后,有你這樣的徒弟,倒也不賴……徒兒,既然諸位人皇把人族的命運押注在你身上,切莫讓他們失望了。”

  “恭送師父!”

  陳清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

  “諸君,十年之后再見吧。”南宮離說道。

  幾人紛紛點頭,隨即各自散去,隱沒虛空,不知去向。

  至此,大殿陷入冷清,只剩陳清與黎天。

  “陳兄,隨我前往人族帝星?”黎天發出邀請。

  聞言,陳清搖了搖頭。

  “怎么又不愿意了?”黎天哭笑不得,“陳兄,你這口風改得未免太快。”

  就在剛剛,陳清還表示同意,為何現在卻臨時變卦?

  “在人族帝星,悟道級珍果難得嗎?”陳清問。

  “這是當然!”黎天點頭,“悟道境之后,為歸虛境,再往后,便是人皇所處的無上境,這三大境界的資源,寥寥無幾,在人族帝星的庫存中都沒有多少。”

  “那你稍等,我去去就回。”

  ……

  大殿之外,漫無邊際的原野中,許多天驕遠遠觀望,靜等事態發展。

  “真沒想到,天理竟然會附身天機神體!”上官云謙苦笑,想起方才那一幕,心有余悸。

  金風面色凝重:“不知店內情況如何了……”

  “我感覺威壓全部消散,或許陳清已死。”

  “且看吧。”

  ……

  “出來了!”

  忽的,有人提醒。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進化降臨》的書友還喜歡

华体会体育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