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學網 > 青葫劍仙 > 第八百四十四章 無心出關!

第八百四十四章 無心出關!


  感受到這股濃郁的靈氣,梁言的臉上不禁露出了一絲喜色。

  他沒有猶豫,直接順著這條密道走了下去。

  隨著梁言的前進,這條密道越來越寬廣,大約半盞茶的功夫,他就來到了一個燈火通明的密室之中。

  這間密室極為寬敞,里面聳立著四尊高大的石像,從左至右,分別是一名蒼髯老者,一名長袍劍客,一名獨眼男子和一名道袍女修。

  梁言不用想也知道,這必是星河宮歷史上的四任盟主。

  只是還不等他仔細觀察,那蒼髯老者的雕像便第一個抬頭,居然向著梁言所在的位置看了過來。

  與此同時,另外三尊雕像也跟著移動方位,四股強大的氣息同時爆發,死死鎖定住了他的位置。

  梁言眉頭微皺,他倒不是怕了,以其如今的實力,即便是四位盟主親至,也不能拿他如何,更何況這里不過是區區四尊雕像。

  可他畢竟不是來打架的,萬一觸發機關,毀掉了這四尊雕像所守護的東西,那自己豈不是虧大了?

  梁言沒有急著出手,他思忖了一會,忽然從懷里取出了一塊令牌,只見上面繁星點綴,祥云繚繞,正是飛星盟的盟主令!

  隨著令牌的出現,那四尊雕像忽然震動了起來,各自身上的氣息也都攀升到了極點。

  片刻之后,四道白光分別從它們的手中射出,最后同時匯聚到了盟主令上。

  “果然如此!”

  梁言心中一喜,連忙催動法訣,將體內靈力注入到令牌之中,不一會的功夫,就見一道霞光從令牌中飛出,直接照射到那四尊雕像身后的墻壁上。

  伴隨著清脆的崩碎聲,那面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墻壁,瞬間出現了密密麻麻如蜘蛛網一般的裂縫。

  下一刻,這些灰色石壁緩緩落下,露出了里面藏著的東西,赫然是一塊蒼翠欲滴、熠熠生輝的巨大玉石。

  濃郁的靈氣從玉石上面撲面而來,仿佛源源不絕,永遠不會減少。

  “真的是仙玉!”梁言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激動之色。

  “那壽文石沒有騙我,怪不得四大盟能夠一直延續至今,原來各盟之中,都保存了一塊仙玉!”

  梁言上前一步,感受著這股澎湃的靈氣,心情也不知不覺舒暢了起來。

  若能在此地閉關,他的修煉速度肯定遠遠超過其他修士,只是現如今梁言最大的心愿,還是想要離開冥獄。

  就在不久之前,他已經得知了冥獄的真相,這里的所有人不過是另外一頭生靈所豢養的牲畜,整個冥獄都是一片修羅場。

  除非自己甘愿自廢修為,否則遲早成為別人的腹中餐。

  知道這個事實后,梁言恨不得立刻逃出此地,所以在聽了壽文石的建議后,他直接爽快地答應了下來。

  “四大盟各有一塊仙玉,如果壽文石像說服我一樣說服了聶子明和項安,那我們就已經掌握了四塊仙玉。”

  “再加上谷師伯的那一塊,還有壽文石口中的那一塊,六塊仙玉的下落,都已經呼之欲出了。”

  “六塊仙玉齊聚,便能找到那顆傳說中的先天道果,以其空間神力助我等離開這個囚籠...........”

  梁言想到這里,不禁心中火熱,恨不得時間推移,立馬就到下月初十。

  他在原地站了一會,忽的想起一事,暗暗忖道:“那藏在暗處的‘黃泉路’,也宣稱可以帶領組織中的修士逃離冥獄,莫非他們也知道六塊仙玉和先天道果的事情?”

  梁言越想越有可能,心中暗道:“對了,‘黃泉路’之所以挑撥四大盟間的戰爭,恐怕就是想削減四大盟的實力,趁大家打得精疲力竭之時,他們再坐收漁翁之利,將四大盟的仙玉統統收入囊中...........”

  想通此節之后,梁言心中豁然開朗,許多之前搞不明白的疑問,此刻都了然于胸。

  他沉吟了片刻之后,忽的抬手打出一道法訣,只見青光一閃,那塊巨大無比的仙玉就在半空中逐漸縮小,最終化作了一塊巴掌大小。

  嗖!

  這塊縮小了無數倍的仙玉,化作一道青光,直接被梁言收入了儲物袋中。

  既然已經猜到了“黃泉路”的最終目的,梁言自然不放心把仙玉放在這里,只有自己貼身收藏,他才能夠安心。

  就在他把仙玉收入囊中之后,自己儲物袋中,卻是有個東西輕輕震動了一下。

  “傳音符?”

  梁言低頭看了一眼,臉上忽然露出了笑意。

  他沒有絲毫停留,直接一個閃身出了密室,化作一道遁光疾馳而走。

  片刻之后,一個僻靜的洞府之外,梁言的身形悄然而至。

  塵封十六年之久的大門,發出了沉悶的響聲,在梁言到來的這一刻,向著兩側緩緩打開了。

  淡淡的煙霞從洞府之內擴散開來,隨之而來的還有濃郁的芳香。

  一名紫衣女子從煙霞中緩緩走來,她肌膚勝雪,雙目猶似一泓清水,長發披于背心,用一根紫色的絲帶輕輕挽住。

  煙霞映照之下,她的容顏晶瑩如玉,如新月生暈,又如桃樹堆雪。

  即便是梁言,此刻也不禁看得有些癡了。

  十六年未見,無心不僅功力盡復,而且整個人的氣質也有了一些改變。

  以前的她,便如一杯烈酒,讓人未飲先醉,而此刻的她,卻帶了一絲空谷幽蘭的清雅之氣。

  兩種截然不同的氣質,結合在一個人的身上,明明有勾魂攝魄之態,卻偏偏又讓人生出一股不可褻瀆之感。

  梁言的腦海中,有一瞬間的恍惚,似乎整個世界都已經與他無關,眼中只剩下對面的這位女子。

  不過下一刻,他的腦后便有一股清流生出,渾身一個激靈,當即清醒了過來。

  “是她的天魔媚功?不對.........我自修成金丹之后,哪里還會被這種魔功所攝,是..........兩生花,仙魔同體?”

  梁言一邊在心中暗暗思忖,一邊施展混混功,將剛剛冒出的那一點旖念給壓了下去。

  而此時的無心,正靜靜站在洞府門口,未語先笑,一雙明眸大眼眨也不眨地盯著梁言。

  “怎么,見到我出關,你不高興嗎?”

  “高興歸高興,不過你剛出關就拿我練手,這樣不太好吧?”梁言淡淡道。

  “這樣啊..........難道你不喜歡?”

  無心眼中的笑意更濃,聲音也越發空靈。

  “咳咳.........”梁言干咳了兩聲,老臉罕見的一紅。

  “罷了,不逗你了。”無心咯咯一笑,抬手一揮,周身煙霞忽的消散,整個人的氣質也變得平凡起來。

  “以后我這媚功,只對你一個人使用,好不好?”

  無心似乎找到了樂子,緊緊盯著梁言的臉龐,生怕錯過任何一個表情。

  不過這次梁言的臉色已經徹底平靜了下來,他看了看無心,一臉嚴肅地說道:

  “我也算半個佛門弟子,昔日佛祖曾言:‘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以后這種禍害人的神通,姑娘還是不要對別人使用了,就讓梁某獨自來承擔吧!”

  他說完這話,還雙手合十,做了個誠心阪依的姿勢。

  “噗嗤!”

  無心再也忍不住,被他逗得笑出了聲來,又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啐道:

  “你就是個憊懶的臭弟弟!”

  梁言微微一笑,不再與她插科打諢,而是認真地說道:“你閉關這些年,冥獄之中發生了一些大事...........”

  無心也收起了玩笑之色,點了點頭道:“去我的摘星樓吧。”

  她話音剛落,兩人的身形便同時一晃,化作兩道遁光消失在了原地.................

  半炷香之后,摘星樓中。

  兩個身影相對而坐,正在小聲商議著什么,如果有旁人在此,必定會大吃一驚。

  因為這兩人正是消失了十六年之久的正盟主梁言和副盟主無心!

  “沒想到我閉關十六年,冥獄之中居然發生了如此多的大事............”無心聽完了梁言的轉述,眼中也是微微泛起了波瀾。

  “我更沒想到的是,整個冥獄原來都是一處修羅場,我等不過是別人飼養的牲畜,怪不得我恢復到金丹巔峰修為之后,就始終有一種如芒在背的感覺,仿佛有人一直在暗中盯著我。”

  無心這次閉關雖然花費了十六年的時間,但總算是徹底煉化了“兩生花”,不僅修為恢復到了以前的金丹巔峰,而且神通實力還要超過從前。

  誠所謂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無心雖然一舉回到從前的境界,而且修為更進一步,但她現在卻已經暴露在虛無魂吞獸的視線之中,只怕也會如谷之雨一樣,受到“殺人灰霧”的追殺。

  在場的兩人自然都想到了這一點,不由得有些沉默起來。

  半晌之后,就聽梁言沉吟著說道:“我們四大盟各有一塊仙玉,師伯谷之雨那里也有一塊,而壽文石已經有了第六塊的下落,湊齊所有仙玉,已經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

  “在這段時間內,你務必要壓制自己的修為,不到萬不得已,不得隨意展露自身的全部實力。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你必須要和我形影不離。”

  梁言說出這番話,自然是有他的道理。

  他體內的天機珠詭異莫測,擁有遮蔽天機的功效。雖然虛無魂吞獸的實力極強,但料想也能為無心稍稍遮掩一二。

  雖然不可能一直遮掩得下去,但只要能堅持到他們湊齊六塊仙玉,找到先天道果就行。

  “形影不離是吧?這個好辦!以后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無心的眼睛幾乎笑成了一條彎,絲毫沒覺得有什么不妥。

  她這人有一個特點,就是從不過問梁言的秘密,從第一次見面起,她就知道梁言身上藏著不少秘密,但卻從未窺探過。

  即便是現在,梁言提出這么一個古怪的要求,她也不覺得有什么奇怪,更沒有去問梁言究竟是為什么,而是直接一口答應了下來。

  “下個月初十,壽文石邀請我去寧羅山一會,到時候我倆一起去赴約,如果這次能夠找到先天道果,就真的有機會逃離這個囚籠了。”梁言沉吟著說道。

  無心聽后,卻微微皺眉道:“如果真像你說的那么順利就好辦了,可先天道果如此珍貴,怕就怕他們到時候見利忘義,翻臉不認人。”

  “你的意思,他們湊齊仙玉之后,就會對我倆動手?”

  無心點了點頭道:“防人之心不可無,按照你之前說的,那壽文石本身的實力就足以匹敵金丹后期的修士了,還不知道他邀請來的那些同伴都在什么境界。我的意思是,咱們須得多做一手準備,萬一到時候他們對我倆群起而攻之,咱們也能立于不敗之地。”

  梁言聽后,微微點了點頭。

  實際上以其如今的實力,即便遇上金丹后期的修士,也不會有任何懼怕。

  但無心說的也有道理,畢竟對方的人數未知,實力也不清楚,以梁言的性格,自然不喜歡做這種冒險的事情。

  “你說的不錯。”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青葫劍仙》的書友還喜歡

华体会体育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