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學網 > 唯我正邪之路 > 第1593章 狂歡

第1593章 狂歡


  川蜀域的一處邊界。

  林陌手中正提著一個身穿裘衣且目露絕望的男子,此人正是異族的右賢王·桑羅合。

  而林二站在其身旁拿著一個令牌仿佛在與什么人交談,并且時不時流露出驚訝的表情。

  至于黑祖同樣一只手抓著一個打的不成人形的男子,桑羅合正是因為看到他,原本還有些桀驁不馴的神情才瞬間垮掉。

  “公子,你準備先吸哪一個,這次咱們可真是占了一個大便宜,剛剛要伏擊這惡蛟·申天害和那桑羅合,天上莫名其妙就出現一顆大眼珠子,然后那一柄柄光刀,直接將他們打了個措手不及。

  否則要悄無聲息的生擒這申天害,恐怕難度還不小,畢竟這貨好歹也是個天地境的高手。”

  林陌眉頭微皺,雖說他早就想到了在造化山莊那次齊聚后,肯定會有些人搞出一些幺蛾子。

  但沒想到的是,極樂天門那邊玩的那么大,竟然直接將異族給放進金霆域。

  他倒是猜到了極樂天門的想法,無疑是想要擒賊先擒王,借助一擊必殺·唐九天的力量以命換傷,然后再順勢做掉耶律修。

  到時異族群龍無首,必會陷入混亂,而極樂天門故意引其攻入金霆域的舉動,也可以說是針對異族的斬首行動。

  此事只要成功,想要洗白自然是容易至極。

  至于因此被滅的唐門,誰特么管他們的想法,畢竟耶律修一死,異族之災便能在短時間內解決,而受到異族禍害的人也更少。

  極樂天門完全可以美其名曰為舍小家為大家,至于那小家是不是出于自愿已經不重要了,江湖人更注重的就是一個結果。

  其中的過程嘛,發動一波輿論引導,便很容易解決。

  對此林陌倒是沒怎么心急,依舊穩扎穩打的瞄向了時刻準備支援兩方戰場的申天害和桑羅合,因為依靠如今對整個大霆情報的完全掌控。

  林陌很清楚極樂天門那邊除非出動神秘的門主,否則所謂的黃雀在后,只是一個笑話。

  這時林二放下令牌對林陌道:“最新消息,那眼珠子是唐九天最后發出的,這一刀并非是要殺耶律修,而是斬斷他們與天地的因果。

  根據冥主所言,現在的異族受到整個天地的排斥,陽神境之上的還好一些,關鍵是天人合一境和真武境,已經無法借助天地之勢。

  同時耶律修那邊與獨孤魔教四大法王之首的滅窮絕,極樂天門右護法·蕭肅,左護法·藺聘婷發生激戰!

  天地境初期的蕭肅被耶律修以搏命的打法當場擊殺,隱于暗處的大祭司趁機出手,將滅窮絕擊傷。

  那位左護法·藺聘婷見勢不妙已經跑路,而滅窮絕在險些死亡時,背劍人·殤不癡與銀尸出現救了他一命。

  三者現在正被耶律修和大祭司追殺,向著劍霆域的方向逃離。

  而整個異族的行事也更加肆無忌憚,完全將殺光燒光搶光做到了極致,就好像是已經知曉了自己注定滅亡的未來,才會這般瘋狂。”

  林陌挑了挑眉,他其實從未小看過異族的實力,也未小看過他們的智慧。

  從惡狼·公孫勝死于自己之手后,他便知曉異族那邊肯定會多加防備,至少各個擊破的戰術很難再成功,甚至對方還會以此為餌。

  所以這邊要對惡蛟·申天害和右賢王·桑羅合出手時,林陌都要再三確認帶頭包圍唐門的,正是耶律修本人。

  可極樂天門那邊顯然沒有做好充足的準備,他們本想一口直接吞掉耶律修,反而被耶律修以己為餌給反埋伏了一波。

  也是他們這一搞,讓林陌原本以為要一個月才能收網的計劃,需要進行一些修改,但同時也可大大縮短這個時間。

  隨即他向前踏出一步,原地卻留下一人,此人一身黑衣,四周纏繞著濃烈的魔氣,其神情也充滿了嗜血和殘暴。

  在見到如同小羊羔般的桑羅合以及都看不出來五官的申天害時,他目光中流露出一股毫不掩飾的貪婪之意,下意識舔了舔鮮紅的嘴唇道:

  “本尊,他兩就交給我了,有善身那家伙的幫助,大概需要三天就可以完全消化。”

  林陌點了點頭,再次邁出一步,原地出現一位身穿白色道袍的男子,其周身有一股溫暖的佛光,神情淡然卻又有一種莫名的慈悲。

  “惡身運用天魔功消化功力印記,善身使用三魂九煉將陽神之力淬化,不要讓一些雜質影響到我的突破。”

  善惡雙身同時點頭,然后一人提溜一個,邁出一步后,二者便同時消失。

  此刻的林陌神情有些過于淡漠,在分化了善惡雙身后,他的思維也變得更加理智,少卻了感情的影響,沉聲道:

  “冥主那邊準備的如何?”

  見到這樣的林陌,林二和黑祖都感覺有些怕怕的,只因站在自己眼前的仿佛已經不是一個人,而是超出人類范疇的某一種無法理解的存在。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唯我正邪之路》的書友還喜歡

华体会体育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